澳大利亚的顶级厨师

澳大利亚向来都是最令人兴奋且值得吃东西的地方。澳大利亚的厨师将我们的味蕾带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给澳大利亚餐厅厨房改革提供了才能和灵感。他们不受对错的概念的约束,接受了我们多文化的传统,坚持尝试并打破了很多规则,始终对他们所做的事情充满激情。 澳大利亚的顶级厨师
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 turn on javascript!

澳大利亚的顶级厨师

美食和酒是我们年轻、自由奔放且不羁的文化的真实体现,是很好的了解我们的途径。


澳大利亚向来都是最令人兴奋且值得吃东西的地方。澳大利亚的厨师将我们的味蕾带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他们给澳大利亚餐厅厨房改革提供了才能和灵感。他们不受对错的概念的约束,接受了我们多文化的传统,坚持尝试并打破了很多规则,始终对他们所做的事情充满激情。

澳大利亚顶级厨师介绍下载

塔斯马尼亚州,霍巴特,澳洲美食餐厅厨师长,彼得·吉尔默、尼尔·佩里和本·舒尔瑞

一流的厨师

2013年,墨尔本的主厨本·舒尔瑞的餐厅阿提卡登上了圣培露世界最佳餐厅榜单第21位,现在位于32位(2014年),仍是澳大利亚顶级餐厅。舒尔瑞对烹饪佳肴充满激情,而且他也喜欢带上冲浪板去冲浪。

这是典型的脚踏实地的作风,正是这一作风刻画了澳大利亚食物和美酒厨师的性格。

对澳大利亚顶级厨师之一的彼得·吉尔默来说,他在厨房里展示的非凡的技术——着重于纹理、协调以及日式、韩式与中式菜肴的平衡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他早期做厨师形成的。他的码头餐厅也在圣培露世界最佳餐厅榜单中。他说:“我依靠的是我本身的情感和在一个多元文化社会成长的经验。”

我们通常都非常放松因为他性格随和,”澳籍华人厨师邝凯莉说:“我们的食物反映了这个——它是新鲜、明亮和美味的。当然这种慷慨的文化和“感觉良好”的文化是建立在自然开放且诚实的作风之上的,。”    

尼尔·佩里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厨师之一,他在25年的职业生涯中获取了无数的荣誉,以及整个行业的尊敬, 他个人拥有石池餐厅,同时还是澳洲航空的行政主厨,因此每天都日以继夜的工作。但是你也可以看到他在一条简陋的唐人街墙边吃一碗面条。    

西澳大利亚州,玛格丽特河,玛格丽特河美食节,久田哲也

国际影响

澳大利亚是一个极好的世界各地移民和文化混合地,是一个强烈依存于许多群体的大熔炉。

行业偶像人物刘昌和久田哲也开辟了用欧洲技术融合亚洲口味的道路;彼得·柯尼斯提斯将希腊传统食物经过调整后做出了自己的风格,还有几位最好的厨师,包括尼尔·佩里和卢克·曼根综合了亚洲、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特色创造了独特的澳大利亚菜肴,这些菜肴既展现了他们可效仿的技能,也展现了我们产品的深度和质量。   

由于近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出生在国外,因此食物和酒吸收了如此多不同风格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惊讶。“在旅游和信息分享方面,澳大利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国家......而且它就像一块海绵,”百福餐厅明星主厨戴维·张说:“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避免被问及‘你们的传统是什么’并说‘我们还是去吃点好的吧’,这个国家一定是澳大利亚无疑。”

顶级厨师和电视明星凯伦·马提尼统一这种说法。“奇怪的是,可能是由于澳大利亚缺乏确定的饮食文化才使得其食物如此独一无二,”她说:“我们所烹饪的食物受到一系列的影响,从传统菜肴到更现代的观点,而且我觉得澳大利亚的厨师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这些影响但又不至于被其束缚。”

澳大利亚厨师的自信让他们得以在世界舞台上占据自己的位置,戴维·汤普森在泰国曼谷的餐厅Nahm在圣培露世界最佳餐厅榜单上位居13,澳大利亚人的餐厅里最高的是布雷特·格雷厄姆在伦敦的莱德伯里餐厅,位居第10。比尔·格兰杰在澳大利亚以外的人气持续增长,他的活泼而又可以作为基准的咖啡配方在伦敦和东京都赢得了超高人气,卢克·曼根在雅加达、东京、新加坡和塞米亚克(Seminyak)开的澳大利亚餐厅都获得了较高人气。    

维多利亚州,墨尔本,主厨,安德鲁·康奈

澳大利亚的新兴食品和葡萄酒文化

罗伯特·希尔·史密斯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从1849年就开始经营的家族式酿酒厂御兰堡的负责人,也是家族传统的忠实守护者——虽然他负责新风格和种类的酒的生产。另一方面,年轻的酿酒师在巨大的陶瓷容器里用生物动力法发酵酒或者在酒吧台直接上刚从坛子里舀出来的新酒。

正是这种与世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放松的方式规划出了澳大利亚的食物和酒社区。同样的,鼓励客户不打领带,厨师、服务员、浆手、酿酒师、咖啡师喝侍酒师都是脚踏实地、热情好客且谦逊的。“我很难把它说清楚,但是我认为我们在协调轻松、专业与优质方面做的很好,而且是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墨尔本地标集运公司和卡特勒&公司的所有者和主厨安德鲁·康奈说。

另外,澳大利亚向来都是最令人兴奋且值得的吃东西的地方,这一点也很让人自豪。这可以延伸至渴望与当地产品和只能在澳大利亚找到的食材产生联系并给予赞美。

邝凯莉将其描述为“澳大利亚一盘装”,对她来说,这意味着将当地食材与她所继承的传统粤菜整个到一起。

精力旺盛的厨师们也自信的使用着他们身边的产品,这反映了澳大利亚饮食文化的成熟。    

仅仅一代人的时间里,澳大利亚的味觉就从学英国的“一个肉和三个菜”发展到了现在各式各样的菜肴以及自由开发新味道和技术的状态。

“我们是很厚脸皮的,”澳大利亚美食作家吉尔•迪普莱说。没有太重的人口负担也没有悠久的历史的重压,她说,我们得以尝试并吃我们喜欢的东西。    

澳大利亚饮食和酒类产业是拜激情和自贬的谦逊所赐。澳大利亚有一种民主观念,他们坚信美食和美酒应该人们共享,而且其敏锐的自我感在人和饮食上都有清晰的体现。

来自墨尔本Chin Chin餐厅的本杰明•库博相信我们的殷勤好客和诚恳热情让人觉得温暖。

 “大部分都归结于人,”他说,“澳大利亚人对饮食和烹饪态度极好。我们融合了所有这些文化,打破了很多古板的传统,充满激情的做着该做的事。”